27年后再回西藏林芝,我有太多太多的记忆……

再回林芝朱雪梅

做出回林芝的决定是很艰难的。二十七年了,林芝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,但我始终没有勇气回去。我于1995年进藏,在林芝待了整整三年。林芝是我的“兵之初”,是我军旅的出发点。我的青春梦想,我的新兵锐气,全都留在了林芝。

我们驾驶的小车行驶在拉林高等公路。网上说,拉林高等公路是世上最美的景观大道。平坦宽阔的四车道,从“日光城”拉萨到“雪域小江南”林芝,一路风景尽收眼底。达孜,墨竹工卡,日多,熟悉的地名一一闪过,快得来不及多看几眼。让我极为震撼的是,曾经翻越海拔5018米的米拉山要两三个小时,现在是一条5公里的米拉山隧道,只需十多分钟就穿过了……

拉林高等公路与之前的318拉林公路几乎平行,很多地段可以看到蜿蜒在山梁上的318拉林公路段。那些从来不需要想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点滴往事,伴随着拉林高等公路公路两边的旖旎风光,又一次闪熠在我的心头。

1995年冬,我们在拉萨教导队结束集训,第一次下林芝。负责接送我们的是原115医院龙处长,他千辛万苦才租了辆“彩漆”满身的中巴车,之所以是“彩漆”是因为擦挂太多,被油漆涂得五彩斑斓了。“彩漆”中巴车似乎比我们这些进藏不久的新兵还要缺氧,在弯弯曲曲、坑坑洼洼的318拉林公路上颠下跳, “呜呜、呜呜,噗嗤、噗嗤”地直哼。在这滴水成冰的天气,一会儿走走,一会儿停停。一旦停下,龙处长便拿着一根长长的铁摇把,下去用力摇动汽车。我们这十几个入伍才三四个月的地方学员、新兵蛋子,根本不知道体谅老兵,更不知道“拍马屁”,任由龙处长上上下下地跑。龙处长也完全不在意,还坐在中巴车的引擎盖上给我们介绍医院的基本情况,笑眯眯解答大家的提问。

那天早上八点出发,下午四点多才到松多吃午饭。几间铁皮房子的餐馆孤伶伶地伫立,屋子里面黑黢黢的,进去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屋内陈设,几张脏兮兮的桌子和凳子。但我们已饿得前胸贴后背,再矫情的人也不敢矜持。我已不记得吃了什么,只记得每上一个菜都瞬间风卷残云。龙处长还不忘见缝插针给我们做思想工作:“再吃点,当兵的人要不怕困难,不怕脏累。更要饿也饿得,吃也要吃得。”

而我再也见不到龙处长了。次年他爱人小孩来队探亲,因林芝山路险峻出车祸,一家三口全部遇难,心疼之极。之前总觉得领导就应该是龙处长那样,亲切,随和,爱兵护兵,没有官架子。后来见过太多“官架子”领导,才知道龙处长是多么好的领导。

我还再也见不到陶建琼了。陶建琼是当年跟我同坐“彩漆”中巴一起前往林芝的。2003年,她和她爱人休假,需到拉萨乘飞机离藏。因乘坐的金杯车车速太快,在墨竹工卡县撞上货车,他们夫妻双双遇难。当时她才二十多岁,还没有小孩呀。得知她遇难的消息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们同校三年,在同一科室又共事三年,既是老乡,又是同学加战友,而她却这样走了。

龙处长、陶建琼,还有很多很多像他们一样的战友,都是因为当年西藏公路的曲折艰险,把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西藏这片土地。如今走在宽敞平坦的拉林高等公路上,让我怎能不想起他们?让我怎能不心疼?

眺望起起伏伏的318拉林公路,想起了太多太多的过往。我第一次休假是收到“父病重”的电报。因当时通讯落后,根本不知道父亲病重成什么情况,心急如焚地批了假,急急买了第二天一早国营大巴车车票往拉萨赶。然而大巴车在白雪皑皑的雪路上颠颠簸簸,早上八点出发,到了半夜十一点多却坏在了米拉山下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当了一夜的“山大王”。直到第二天司机徒步去找修车师傅来修好车才继续前行。四百多公里路程,整整坐了四十个小时的大巴车。

拉林高等公路在米拉山不远设有一个服务区,我们停下来休息片刻,顺便去了一趟洗手间。在内地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卫生间,却彻底震惊了我,—间间独立隔间里面,有干净整洁的坐便器或者蹲便器;一排长长的水龙头,竟然放出了热水;水池正面的墙上,还有一个能吹暖风的干手器……这让我想起以前在318拉林公路途中方便时,大巴车一停,女的自动往山上去,男的自动往山下走,以独特的方式解决生理问题……

太多太多的回忆。二十七年,西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我见识她的落后,见证了她的成长,参与了她的发展。她今天的飒爽英姿,旧貌换新颜,让我发自内心的骄傲和自豪。

曾经遥远的拉林长途,现在四个多小时就到达了。下车来,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。松多不再是过去的松多,工布江达也不再是当年的工布江达,八一镇更不是昔日的八一镇。道路宽了多少,城市大了多少,高楼立了多少,我真的无法计量。我含泪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八一镇,曾经对这个地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我,如今却有些恍然。那条曾经最繁华的香港路,在众多高楼密林里是否黯然失色?那家曾经最喜欢的老字号小吃,是否还有原来的味道?尼洋河的风,是否还唱着旧日的那首歌?

到林芝的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笑盈盈的龙处长和高挑的陶建琼,他们站在八一镇的街头迎接我。我飞奔过去,与他们紧紧相拥。我的心是如此激动,是如此温暖。我的唇角噙着笑意,尤如游子归家。他们在我的耳朵轻轻地说:林芝欢迎你归来。

(注:本文插图均来自网络)

本文曾刊发于6月8日《西藏日报》。

作者简介:

朱雪梅:四川乐山人,九五年地方入伍,先在教导大队学习,后分配至115医院,九八年调至拉总,零八年调回四川省军区。16年自主择业。现居住成都。曾有作品在《解放军报》《军嫂》《西藏日报》等刊发。

作者:朱雪梅

posted @ 2022-07-16 13:43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富民彩票平台,富民彩票官网,富民彩票网址,富民彩票下载,富民彩票app,富民彩票开户,富民彩票投注,富民彩票购彩,富民彩票注册,富民彩票登录,富民彩票邀请码,富民彩票技巧,富民彩票手机版,富民彩票靠谱吗,富民彩票走势图,富民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富民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